揭秘中國曆史上最被低估的聖人——鬼穀子

 By : 梨花資訊   Time:2017-09-28 10:21:33

相信各位讀者已經在各大平台看到了五花八門的關於鬼穀子的一些文章了,但是你真的了解鬼穀子了嗎?今天桃桃就科普一下鬼穀子這個人物,看完本文不說你特別了解鬼穀子這個人物吧,但是一些簡單的介紹,也能讓你知道這個人物的曆史。好了下麵內容開始:

揭秘中國曆史上最被低估的聖人——鬼穀子

鬼穀子

鬼穀子簡介

鬼穀子,中國曆史上戰國時代的顯赫人物,是“諸子百家”之一,縱橫家的鼻祖,也是位卓有成就的教育家。

揭秘中國曆史上最被低估的聖人——鬼穀子

謀聖 鬼穀子

鬼穀子姓王名禪,字詡,道號鬼穀。

鬼穀子被喻為縱橫家之鼻祖的原因是其下有蘇秦與張儀兩個叱吒戰國時代的傑出弟子。另有孫臏與龐涓亦為其弟子之說。

鬼穀子有什麼著作?

其著作有《鬼穀子》又叫做《捭闔策》、《本經陰符七術》言練氣養神之法。其主要內容為鬼穀先生親著,或有其弟子及後學參與其中。

揭秘中國曆史上最被低估的聖人——鬼穀子

《鬼穀子》又叫做《捭闔策》

揭秘中國曆史上最被低估的聖人——鬼穀子

或許你知道孫臏、龐涓,或許也知道李斯、毛遂,但你是否了解,這些戰國時期唿風喚雨的人,他們都拜於一個人的門下,鬼穀子。

這個本名王詡的人,被認為是中國曆史上極富神秘色彩的傳奇人物,他在智謀方麵的才能非同一般,但也被稱為是“最被低估的聖人”。近日,一本名為《戰國縱橫:鬼穀子的局》亮相,揭秘了鬼穀子布局天下的神奇故事。本報記者近日采訪了該書的作者寒川子。

孫臏大智若愚,是理想人格

寒川子說:“至今,我們都在沿用的一些詞語:揣摩、權衡、決斷、縱橫、捭闔、權謀……這些都是起源於鬼穀子的學說”。

揭秘中國曆史上最被低估的聖人——鬼穀子

鬼穀子 電視劇照

在書中,他的形象就是老鬼老鬼的一個人,精得不得了,誰也算計不過他。戰國時期,他隱居在清溪鬼穀的山上(今河南鶴壁市),本名王詡。一生隻下過一次山,隻收過四個徒弟:龐涓、孫臏、蘇秦、張儀。這幾個人進山前都隻是無名小卒,出山後個個大放異彩。先是龐涓下山,大施拳腳,幫助魏國傲視群雄;不久孫臏出任齊國軍師,打得魏國灰頭土臉;接著蘇秦身佩六國相印,說服諸國合力,使強秦十五年不敢出函穀關;最後張儀兩為秦相,憑三寸不爛之舌戲弄天下諸侯,讓蘇秦功虧一簣,揭開了秦始皇統一中國的序幕。寒川子說:“蘇秦像老牛,張儀像野馬。孫臏有點像唐僧,大智若愚,是理想人格。龐涓反之,大愚若智,處處爭聰明,是現實人格。孫臏從來沒把龐涓當對手,但龐涓處處把孫臏當成障礙,當成對手。”

鬼穀子真的存在過嗎?寒川子說:“關於鬼穀子的傳奇是很多的,鬼穀子十三篇書是存在的,也有一種說法和考證說是蘇秦假托他的名義寫的。”。

宮鬥戲多是權謀而非智謀

鬼穀子認為,天下若想結束紛爭,走向太平,隻能經由兩種方式,一是列國共治,二是天下一統。“鬼穀子的局”講的就是,如何經由這兩種方式,實現天下太平的終極目標。

縱橫——就是合縱與連橫,也稱製衡、擇交法則,是古往今來政治外交中十分常見的手段,而這兩種手段均起源於中國戰國時代的縱橫家,並被他們運用到極致。

“說白了,縱橫就是找朋友,打敵人。這種策術,大可用於國際邦交,中可用於團隊較量,小可用於人際交往,都無外乎“合縱連橫”四字。冷戰時期,東西方兩大陣營,東方合縱,西方連橫,堪為縱橫的現代翻版。在公司戰略中,小公司合縱對付大公司壟斷,大公司連橫瓦解小公司合縱。在個人發展中,己弱,則交朋友以對付敵手,己強,則用連橫之術破壞對手的合縱。”寒川子說。

智謀——智謀對應的是權謀,權謀即謀權;智謀即謀智。權謀玩的是力服;智謀玩的是心服。“現在流行的官場小說,包括宮鬥戲等,多是權謀,充滿爭權奪利,勾心鬥角,是權力關係。而智謀的基礎是智,也包括勇,講求鬥智鬥勇。孫臏和龐涓鬥的是智,三國演義裏諸葛亮和曹操、周瑜、司馬氏等鬥的是智和勇。”

智慧可修煉

有網友評價該書涵蓋管理駕馭、商業談判、說話技巧、職場策略、為人處世、內心修煉……處處充滿機智。然而,鬼穀子為什麼不如孔子、孟子一樣被後世熟知呢?寒川子介紹,“鬼穀子的學說後世逐漸演變成厚黑學、謀略學,大家表麵上排斥鬼穀子,摒棄其學說,暗中卻又參悟、奉行,後來發展為風靡官場、商場、職場等領域的厚黑學,大家都‘隻做不說’。”

揭秘中國曆史上最被低估的聖人——鬼穀子

但他也認為將鬼穀子列為厚黑學,是沒有真正讀懂鬼穀子。“鬼穀子的學問,主要體現在《鬼穀子》一書中,共十三篇,最後兩篇流失。統領全文的是第一篇,捭闔。捭闔,在古人眼裏,就是道,道是一種大善,道的具體展現,可稱之為術。而術裏就包括了所有的謀,比如,陰謀,並不是個貶義詞。陰謀的本義,並不是我們今天的理解。‘聖人謀於陰,成於陽’,可見,陰謀非同凡響,是‘聖人’之謀。大家都覺得諸葛亮神,是因為大家並不知道他‘謀於陰’的過程,不知道他在暗中都做什麼工作,隻看到他的‘成於陽’。”

談到讀鬼穀子對當下年輕人的借鑒意義,寒川子說:“當前的大背景下,我們的所教所學,均未超過實用範疇,這些,均是形而下的‘術’,而不是形而上的‘道’。術為道禦。鬼穀子既重術,更重道。通向道的途徑隻有一條,智慧。道不可得,智慧卻可修煉。”

如果能選擇,我願意生活在春秋戰國時代

作家二月河說:“寫春秋戰國難度很高,有曆史小說這個品種以來,鮮有作者對其挑戰。寒川子初寫曆史小說,開筆就是春秋戰國,勇氣可嘉。讀此小說,縱橫捭闔的春秋戰國時代唿之欲出,令人稱奇。”據悉,該書將分十二冊陸續亮相,將是大部頭。關於春秋戰國的魅力,寒川子引用作家柳建偉的一段評價:“假若能夠選擇,我願意生活在春秋戰國。阡陌交通,大氣環動,物盡其用,人盡其才,聖賢並世,英雄輩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春秋戰國屬於士子,是真正的士子時代!”他說如果能選擇,自己願意生活在春秋戰國時代。那是唯才是用的時代。

寒川子本名王月瑞,當了12年兵,開過廠,辦過學,當過編輯,開過公司,如今是自由撰稿人,2003年,他結識了《雍正王朝》的製片人蘇斌,他想把縱橫家拍成電視劇,後來他潛心5年,中途又六易其稿,全力創作小說。他說:“我想用手中之筆描寫這個多元而荒誕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