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金蓮 活著的意義

 By : 文學微刊   Time:2017-09-28 10:08:56

點擊題目下方“文學微刊”關注我們。好文等你分享。

活著的意義

文 | 滿金蓮

滿金蓮 活著的意義

滿金蓮 活著的意義

滿金蓮 活著的意義

活著什麼也不為,就是為了活著本身而活著。

――餘華

滿金蓮 活著的意義

作為一個詞語,“ 活著”在我們中國的語言裏充滿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來自於喊叫,也不是來自於進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賦予我們的責任,去忍受現實給予我們的幸福和苦難、無聊和平庸。這句話就像箭射進獵物的那種感覺,射在我的心上。對我來說,“活著”這個詞就像一個意味深長的故事,每個人每個“活著”的背後都有一個生活賦予我們“活著”的故事。

餘華以故事的故事開頭。他以自己為輔故事,以富貴為主故事,沒有以自己的口吻去轉述這個故事,而是讓富貴以第一人稱的方式去親述。為什麼這麼安排,或許就像他說的:“富貴是一個可以看到自己過去模樣的人 ,可以準確看到自己年輕走路的姿態 ,甚至可以看到自己如何衰老”。

在富貴講述的故事裏,我記的最清楚的是每一次死亡。被富貴氣死的父親,被病魔帶走的母親,被槍打死的老全,被槍斃的龍二,被宰殺的兩隻小羊,被抽血抽死的有慶,被逼上吊的春生,生孩子死去的鳳霞,安詳死去的家珍,被水泥板夾死的二喜,被豆子撐死的苦根……這些人先後的離去正好訴說了富貴一生的過往。就像富貴說的“家裏人全是他送的葬,全是他親手埋的”。他這一生,活著就是承受親人的離去,忍受生命賦予他的責任,詮釋活著本身的意義,感受活著的幸福和辛苦,無聊和平庸。

在富貴講述的故事裏,我覺得“活著”一詞出現最沉重的場景是家珍對春生說:“春生,你要活著”。那種感覺不是讓你覺得活著有多幸福,而是讓你覺得活著背負的太多。可是就算如此,我們仍要選擇“活著”。

生的終止不過一場死亡,死的意義不過在於重生或永眠。最艱辛的還是“活著”。

在富貴講述的故事裏,我以不同年齡階段的我去感受了“活著”這個詞。第一次看“活著”覺得富貴的人生好悲慘,承受了那麼多親人的死去,最悲哀的是最後活著的竟然隻有他一個人,還不如死去。第二次看“活著”覺得活著真的不易,但是最起碼最後“富貴”還活著,活著再辛苦好歹還“活著”。第三次看“活著”也是我自己思想上一個質的飛躍,不再淺顯的議論“活著”是生是死的問題,而是去問自己“活著”究竟賦予了我們怎樣的意義?

我想活著的意義有很多,但最初的本質還是為了活著而活著。我們一無所有的來到這個世上,是父母賦予我們的生命,他給予我們生命的意義就是讓我們好好活著,去體驗人生的酸甜苦辣。生活是兩麵的,有幸福也有痛苦。麵對幸福就去感受生命的美好,麵對痛苦就去感悟活著的意義。活著就是為了活著而活著,無論是幸福還是不幸,我們都要活著。

餘華的《活著》讓我開始去感受生命。我們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都是有自己使命的,真正懂得生命意義的人絕不會向生命輕易妥協,你要明白,活著才是希望,你每天都覺得活的不容易,可再去對比那些身體不健全,吃不飽,穿不暖,無家可歸的人,你要比他們幸福的多了。所以你有什麼可抱怨的,成天把:“還不如死了算了”掛在嘴邊,這是對生命的不尊重。在《城市之光》這部電影裏,女主人公要自殺,卓別林將其救下,這女的說:你沒權就利不讓我死?卓別林的回答讓我至今難忘:急什麼?咱們早晚不都得死?我想他是在說,這是生命的意義。活著的時候就好好活,不要想著死,死每個人都逃脫不了死亡,但在死亡沒來臨之前,請珍惜你活著的每一天。這才不枉你活一趟。

作者簡介

滿金蓮 活著的意義

滿金蓮,筆名沐陽。來自於那個被稱為塞上江南的地方--寧夏。是南邊文藝第三屆扶持作家,曾在第一屆“全國青年自由寫作大賽”中獲得優秀獎。是一個喜歡安靜又不缺少活潑的姑娘。喜歡文字,是喜歡一句話說到心坎裏的那種感覺,愛文字,是愛文字可以將故事,情感表達淋漓盡致的那種魅力!淺層的說是文字,深層的說是文學,努力將自己的文字變成一種文學這是她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