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代的愛情,來得快去的也快

 By : 女子戀愛學   Time:2017-09-28 10:32:41

這個時代的愛情,來得快去的也快

常會聽起很多人捶胸頓足的說,現代人的愛情啊。在這樣一個時代,現代人的愛情漸漸地有了些變質。

比如會有很多人說現代人的愛情是物質的,其實不全部,畢竟“門當戶對”這個詞還是來自於古代的。

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女孩子找對象喜歡找解放軍,為什麼?解放軍幹部的工資是普通人的兩倍。那個年代,為了返城而找一個城市的人,不管是找一個城裏的姑娘還是小夥子,就能農轉非。為返鄉返城,找對象有那麼多跟命運有關的條件,決定著或者影響著那個時代的婚姻。

你能說那個時代的婚戀態度就特別不物質嗎?這些條件隻是每個年代表現出來具體的內容和方式不一樣,過去要的是自行車現在要的是房,不管什麼時候都是依據生活的需要製定下來的規則,那個年代的要求與這個年代的要求沒有本質的變化。

現代人的愛情不算物質,或者說物質的愛情觀不是現代才產生的,會讓很多人感到有誤差的是在於現代人對於愛情的消耗。

這個時代的愛情,來得快去的也快

我們可以簡單的把一件東西分成快消品和慢銷品,舊時的愛情是慢消的,六七十歲不管愛不愛還是在一起的,一段感情往往糾纏十幾年還能陌上花開緩緩歸,但是,現在的愛情則是快速的,就像是洗發水、便利店裏的麵包,每天都需要,但用起來又從來都不是那麼持久。

現代人的愛情或許更簡單粗暴一些:

· 一些匪夷所思的簡單理由就可以讓兩個人在一起

“你為什麼要和他在一起?”

“因為他穿風衣的時候太帥了”

“除了帥呢?”

“就是帥啊,現在隻要長得好要求哪裏那麼多”

……

我問過很多人為什麼選擇在一起,毫無疑問答案千奇百怪,因為我們第一次吃飯的時候幫我拉了椅子,感覺很好、因為他會彈吉他可以唱歌給我聽、因為他手指修長,我就是個手控、因為他聲音好聽我想讓他天天打電話來……

總之,一個小小的環節稍微觸動了一些心房,那麼就可以來一場愛情。

·一些匪夷所思的簡單理由就可以讓兩個人分開

“為什麼分手?”

“因為他笑起來太誇張,像表情包”

“因為上次爬山的時候,他沒有幫我拎包”

“因為他從來不早睡覺,晚上也不愛出門”

“因為他居然有一天穿著人字拖和我逛街”

這的確都是我真實聽到過的原因,一瞬間的不開心或者是厭煩就可以

手離開,瀟灑、自然,又果斷。讓我連“你為什麼早了不知道,這點小事有什麼”這樣的話都覺得問不出口。

這個時代的愛情,來得快去的也快

·很需要愛情,又很快速的消耗:

比如之前和朋友P聊天他講的故事:

他跑完步回家,看到前麵有個不錯的姑娘,於是慢慢走過去,自然道:嘿,

你也住這嗎,沒見過你啊。那姑娘羞澀道:“沒,公司加班,準備去坐公交車。”P看看表,“說這麼晚了應該沒了吧,這個地方打的不好打,你要信得過我的話我送你回去吧,我家就在前邊”,說著指了指。姑娘很吃驚,說你也住這啊....P笑笑,“就跟我走一段取車,正好開車吹吹風哈。”那姑娘一看P陽光帥氣,一說一笑下就走到了P家。P的房子隻有他一個人住。於是....

“那後來呢?”我抹著汗看微笑的P

P聳聳肩“在一起了,但是可惜現在分手了”

我心想這什麼AV神展開啊,我們是生活在同一個地球嗎?“這不是赤裸裸的騙炮嗎?”我問,但是P卻還能很嚴肅的說:“不,在一起的時候是認真的,隻是發現她太粘人了,所以最後也並不長久。”

這樣的感情就像是在說跑完步我順便去買了個水果,結果發現不是很好吃,沒吃完就扔了……很多時候麵對這樣的故事我往往目瞪口呆連評論的話一時半會都難以組織。

往往,一個簡單粗暴的東西不能帶給人什麼意猶未盡的感覺,也隻能在過程中回你那麼一些同樣簡單粗暴的東西。朋友和相處五年的女友分手後每天鬱鬱寡歡醉倒大馬路,閨蜜三個月的男友出軌後,她指天動地的罵了三天也就差不多消停了。倒不是沒有長時間的愛情長跑,隻是越來越多的人傾向於快速相愛遇到問題又快速的分開。

這個時代的愛情,來得快去的也快

為什麼愛情在這個時代已然變成了一件快消品:

·愛情隻用於滿足自我

當你分析上述簡單的在一起不在一起理由時就會發現這樣的選擇模式

與其說是在談愛情,不如說是挑選衣服。當你挑衣服時,會因為顏色好看,蝴蝶結好看,麵料舒服而去購買,一切的標準從自身出發。

就像你說和一個人在一起,被觸動的點不在於愛情而會因為一個人僅僅長得好,愛拎包,或者打電話是聲音好聽,這樣選擇的標準全在利己,而不在愛人。

·從未對愛情有更多的要求

之前有一個笑話,一個外國人被他的中國女友甩了,那個外國人傷心的在電話這頭說:“你根本不愛我,你和我在一起隻是想練英語”。好了,練英語就是你對於愛情的要求,除此之外還可以有很多其他所圖比如長得帥可以炫耀,做飯好吃可以照顧我等等。有人說愛情是在精神上的鼓舞而不是在感情上的消遣,但是愛情快銷的現在,它似乎已經失去了精神上的作用。

這個時代的愛情,來得快去的也快

芝芝是我認識的朋友,一個典型的享受愛情快銷的女孩。愛情快銷,這樣的速度基本意味著感情裏留下的更多隻限於是短時的熱鬧而非長久的感動,但是她同時依然渴望著轟轟烈烈感天動地的愛情,所以當她又和一個交往不過三個月的人分手後崩潰的前來問我,為什麼,她沒有得到真正的愛情。

就像你會喜歡衣服但是衣服不會喜歡你一樣,以自身為出發去挑選一段感情時,對方就好比一件衣服,愛他的臉與他在一起,愛他的聲音與他的聲音在一起,還誤以為,這就是愛情。所以當這些表麵的淺顯的東西漸漸消失的時候,簡單粗暴的快銷式愛情就不能給予人更多別的東西了。

有人說長久的感情不過是空虛的度日,不如給我短暫的愛恨情仇,但即使是從科學上來講,生物學家Helen Fisher研究過墜入愛情的人腦,結論是,愛情擁有讓人成癮的所有特征:首先是耐受性,就是你願意付出更多維持愛的感受;而這樣的耐受性會消退,然後又會很快複發。那些相處20年以上的伴侶,受情感控製的大腦皮層更加活躍。將愛情作為快銷品的情侶們則正處於耐受性消退的期間,總是難以得要長久的感情。

會有很多的心理學家跳出來,告訴我們這是一個性開放的時代,所有的女性有足夠的權力去和任意一個人談戀愛,誠然,但是把隨意的戀愛,浮躁的戀愛,以及一月一換的戀愛作為現代女性感情相處之道的話,愛情就沒有真摯一說了。

相比較而言人們永遠追憶那些舊時的歲月和愛情,所有我們見到的可以成為經典並且可以長久的愛情都是那些慢悠悠的可以用一輩子去愛的感情,相對而言我們可以成之為慢銷品。舊一輩的愛情,緩慢的愛情,從來像現在這樣浮躁,一封信可以堅持十餘年的寫下去。

這個時代的愛情,來得快去的也快

老舍和胡絜青,他們的愛情就像他的文字一樣雋永:兩人共同生活了35年,從來沒有紅過臉放寒假時,初識是他們因為性格家庭相近被朋友們撮合,起初追求胡絜青時,老舍寄去一封長信,認真笨拙地介紹了自己的身世。

開頭寫道:“你給我的第一印象,像個日本少女,你不愛吭聲……你我都是滿族人,生活習慣一樣。你很好學,我對外國名著、外國地理、曆史、文學史也很了解,彼此有共同語言,能生活到一起。”

後來他們開始“約法三章”:第一,要能受苦,能吃窩頭,如果天天想坐汽車就別找我。第二,要能刻苦,學一門專長;第三,不許吵架,夫妻和和睦睦過日子。就這樣,一麵交談著他們所愛的文學曆史,一麵悠悠地發展的愛情……一天去一封信,連續寫了一百多封。後來即便是抗日戰爭分隔兩地二人也從未分開。

這樣的感情平淡而真摯,一封封情書裏沒有多少現代情侶之間那些肉麻的私話,卻是一種截然不同的婚姻態度。正如女人一天換一身衣裳,出身貧寒的男人便給她寫信:“你若是跟了我,須得放棄你的衣裳……”他們之間坦誠相見,卻沒有被熱戀衝昏了頭腦。他們的約定,是為了建立一個互相友愛、和和睦睦的家庭。

這個時代的愛情,來得快去的也快

我不能揣測更多的現代人在戀愛是所圖什麼所想什麼,但至少以“隻享受享受戀愛的過程”作為戀愛的出發點,就隻能得到一個三個月內比分手的結局。

感情誠然捉摸不定,但是講求的依然是一個等價交換,你付出了什麼,就能得到什麼,你珍惜了什麼,就能把什麼握得更緊。

不敢說那些經典的長情的伴侶有著一輩子不會減淡的濃烈的愛情,但是支撐這種長久的關係的情感總會由愛情逐漸蛻變,變成責任。

我們非常善於愛人,也可以找到無數愛人的理由,也可以簡單的決定走到一起,但是接下來如何維持一段長久的感情?

我們可以愛一個人清亮的眼睛,愛一個人濃密的秀發,愛一個人溫柔的情話。我們可以因為這些與他走到一起。

但是在一段漫長的愛情時光裏,眼睛總會渾濁,頭發總會稀疏,也會總會煩躁會吵架,甚至在數年以後愛情這種感情已經相當單薄......那個時候我們是否還能找到一如當年的理由?

那個時候每一個人需要的就是實實在在的責任心了。這是對一個人的責任,是對一個家庭的責任,也是對一段漫長時光的責任。

這年頭從來都不缺愛情,缺的是把愛情當回事的人,這年頭從來都不缺愛人的能力,缺的是長久的責任心。

全案講述了所有你的疑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