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想當皇後,皇帝說緩幾天,沒幾天皇帝就崩了,妃子氣得這樣做

 By : 張生全曆史真相   Time:2017-09-28 10:19:05

這個妃子叫李選侍,也就是一個姓李的選侍。本來,她隻是個地位低下的選侍,但憑著過人的姿色和深沉的心機,竟深得明光宗朱常洛寵愛。

妃子想當皇後,皇帝說緩幾天,沒幾天皇帝就崩了,妃子氣得這樣做

(倍受寵愛的李選侍)

當時朱常洛的長子朱由校母親早亡,朱常洛便命李選侍代為養育。朱由校自此有了李選侍這個後媽。李選侍對朱由校非打即罵,日子過得戰戰兢兢。據後來他自己說“辱慢淩虐,日夜涕泣”,可見十分淒慘。正因為如此,朱由校的性格十分軟弱,對李選侍更是不敢有半分違逆。

明萬曆四十八年(1620年)七月,明光宗朱常洛登基,李選侍以照料皇子朱由校為由,也跟著遷入乾清宮。

明光宗繼位之後,想立李選侍為皇貴妃,在內室正和大臣們討論之際,突然,李選侍隔著屏風喊朱由校進去。沒多久,朱由校出來,小聲對明光宗說:“要封皇後。”朱由校這話,朱常洛聽見了,眾大臣也聽見了,朱常洛搖搖頭沒說話,禮部侍郎孫如遊很見機地說:“太後、元妃等的諡號還沒有尊,待將這些事操持之後,再封皇貴妃也不遲。”

雖然這次沒有封成,但是在李選侍看來,憑朱常洛對她的寵愛,想坐上皇後的位子,也並非難事。然而世事難料,短壽的明光宗在位僅29天,就駕崩了。何止皇後之位,連本想冊封的皇貴妃之位也成泡影了。

妃子想當皇後,皇帝說緩幾天,沒幾天皇帝就崩了,妃子氣得這樣做

(一月天子朱常洛)

按照明朝的規矩,乾清宮本是皇帝和皇後居住的地方,李選侍不過是個身份低微的人,現在皇帝駕崩了,也該搬出乾清宮了。但李選侍是個野心勃勃的人,明明和皇後之位僅一步之遙,現在卻成了鏡中花水中月,怎麼甘心,索性挾持皇長子朱由校,討一個皇後當當。

李選侍打定了主意,將朱由校軟禁在乾清宮中,不讓大臣們接近他。並提出,除非自己當上皇後,否則朱由校不見任何人。

麵對李選侍提出的條件,朝中大臣極力反對,紛紛上疏請求李選侍不要扣留太子。李選侍呢,自恃手中有朱由校這張牌,哪裏聽得進大臣們的話,就是賴在乾清宮坐等皇後之位。

最後大臣們沒有辦法,集體直奔乾清宮,在先帝明光宗的靈柩旁哭得震天撼地,然而,哭聲再大,還是沒引來皇太子朱由校。

妃子想當皇後,皇帝說緩幾天,沒幾天皇帝就崩了,妃子氣得這樣做

(前往乾清宮的大臣們)

此時,宦官王安站了出來,以他特有的內務身份向李選侍交涉,意思是大臣們對先帝感情深厚,頗想見太子一麵,就讓大家見一見太子,大家也就散了。

李選侍畢竟是個女流之輩,為了打發這些難纏的大臣們,就同意了王安的主意,於是王安帶著朱由校來到了大臣們麵前。

大臣們立刻跪倒在地,山唿萬歲。同時王安以極快的速度背起朱由校就跑,眾大臣緊緊跟隨。就這樣,好不容易才將朱由校救出了乾清宮。

不過,李選侍雖然丟了朱由校,依然賴在乾清宮,不走。她深知隻要自己不離開乾清宮,自己就還有資格繼續講條件。於是她又提出,讓朱由校登基也行,但奏折先要讓自己過目,再交由朱由校。

這個條件毫無懸念地又遭到大臣們的反對。不僅如此,大臣們要求李選侍遷出乾清宮的唿聲更高。既然談不擾,李選侍再次表示要做明朝最強悍的釘子戶,絕不遷出乾清宮。不光如此,還又提出過,不當皇後也可以,就當皇太後。

眼見馬上就是朱由校的登基之日了,李選侍卻絲毫沒有想遷出乾清宮的意思,大臣們再次集體來到乾清宮聯名抗議,迫使李選侍遷宮。此時又是宦官王安為李選侍做思想工作,連威脅帶恐嚇,終於讓李選侍清醒地認識到自己已經大勢已去,這才抱著自己的女兒哭哭啼啼移居噦鸞宮。

不要以為到此,這位後媽就消停了,並沒有。

妃子想當皇後,皇帝說緩幾天,沒幾天皇帝就崩了,妃子氣得這樣做

(倍受謠言困擾的朱由校)

遷到噦鸞宮不過數日,朝野內外謠言四起:選侍投繯,其女投井,並說“皇八妹入井誰憐,未亡人雉經莫訴。”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紛紛指責朱由校違背孝悌之道,對養母不孝,對妹妹不悌,才會發生養母要上吊妹妹要投井的慘事。

像如今的網絡暴力一樣,大明時期的輿論也是非常瘋狂的。麵對吃瓜群眾海水一樣多的口水,朱由校在東林黨人楊漣等人的支持下才說出“選侍淩毆聖母,因致崩逝”和“選侍侮慢淩虐,朕晝夜涕泣”的真相,並表示“朕令停選侍封號,以慰聖母在天之靈。厚養選侍及皇八妹,以遵皇考之意。爾諸臣可以仰體朕心矣。”

什麼意思呢?就是說,這個李選侍,不是我對她不孝,是因為以前她曾淩辱過我的生母(聖母),後來當養母的時候又淩辱我,讓我“晝夜涕泣”。你們大家說說,我心裏舒服嗎?她還想當皇後,當皇太後,我告訴你們,她不但皇後皇太後當不成,這個“選侍”我也要給她廢了。不過,大家也不要擔心,我是好皇帝,會“厚養”她的。

偷雞不成蝕把米,連“選侍”封號都被撤掉了。這下李選侍完全沒轍了,罷了罷了,死了這條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