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夏天,三場選秀,你能說出哪個冠軍的名字?

 By : 娛樂硬糖   Time:2017-09-28 10:31:26

作者|張家欣

編輯|李春暉

不知是不是真的“過程比結果重要”,硬糖君和身邊的朋友,似乎越來越不關心選秀的冠軍是誰。有時開始看得熱火朝天,到結果反而不甚在意。想當年看李宇春、周筆暢、張靚穎同台競技,我們明明是何等在意結果啊!

一個夏天,三場選秀,你能說出哪個冠軍的名字?

今夏三檔各具話題的選秀綜藝《中國有嘻哈》、《明日之子》、《快樂男聲2017》相繼收官,在回顧它們貢獻的一夏流量、娛樂內容和話題之餘,觀眾已經開始尋找下一檔綜藝獵物。冠軍是誰?可能各領風騷兩三天都做不到。

選秀,似乎越來越變成一種日常的綜藝形式,我們難道會關心“跑男”中哪個組得了第一?

你記住了哪檔選秀的冠軍?

在三檔選秀當中,羅誌祥、李健、陳粒擔當導師的《快樂男聲2017》,讓人明顯感覺到綜N代的頹勢。今年的魏巡是“史上年紀最大的快男冠軍”,1988年出生的他已經29歲了。亞軍是有韓國練習生經驗的養雞(Young-G),季軍則是被伯克利音樂學院錄取了的尹毓恪。

一個夏天,三場選秀,你能說出哪個冠軍的名字?

與當年曾引發全民短信狂歡的那些選手相比,這三個名字的大眾滲透度可以說是大打折扣,而“快男”總決賽也在嘻哈的狂潮中默默落下了帷幕。

除了前三強,還有一位人氣超高的快男選手叫趙英博,自曝參加快男才開始學唱歌、隻是為了漲粉,但也靠著高顏值躋身15強。

觀眾評這屆快男:“沒當選秀完全當搞笑節目看……”

《明日之子》以楊冪、薛之謙、華晨宇為導師,首先從導師人選就可以看出節目注重流量的態度。果不其然,靠著薛之謙摔話筒,成功吸引了一波流量,也順便給“虛擬選手”荷茲進行了宣傳。

《明日之子》收官沒2天,討論度還是有的,冠軍是毛不易,被節目組推動往“新一代小李宗盛”人設上靠,一首《消愁》也算是有了代表作。

歌的確火,《消愁》上線酷狗一周,播放量破億,銷量19萬,超越《涼涼》登上酷狗單曲暢銷榜周榜單首位。隨後他創作的《像我這樣的人》、《一程山路》也登上了酷狗日單曲暢銷榜前四位。

一個夏天,三場選秀,你能說出哪個冠軍的名字?

奈何歌比人火,毛不易終究沒有趕上稍早的民謠潮,被滾滾而來的嘻哈淹沒了。歌曲的熱度沒能惠及歌手本人。

毛不易在得冠軍之前離熱門話題最近的一次,是他與mc天佑的合作。但主角不是他,是楊冪和mc天佑。表演後,楊冪稱mc天佑為“喊麥哥”,後者粉絲認為是歧視,掀起了雙方粉絲的罵戰。

《中國有嘻哈》當然是今夏最現象級的綜藝,既有音樂性又自帶歐美風撕逼,藝人擼袖子直接下場,從來不缺beef、diss和battle,期期都是話題和看點。動靜最大的是PG One與GAI的矛盾,引發了嘻哈廠牌紅花會與GAI的場下互懟。業內拉偏架,粉絲忙站隊。

可以看出,選秀留在人們記憶當中的,越來越多是過程中的矛盾和衝突,越來越少對歌曲表演本身的評價,更多的是粉絲之間的互相掐架。

從具體數據角度來分析三檔選秀冠軍,毛不易的搜索指數竟然一直壓製著其他人,看來《消愁》功不可沒。不過也側麵說明了:網友對這個名字實在是太陌生了。

一個夏天,三場選秀,你能說出哪個冠軍的名字?

從微博粉絲數量來看,“快男”冠軍魏巡在節目結束後的粉絲也隻有87萬,還不如去參加同平台的《變形計》,幾期下來,城市小孩易虎臣的微博粉絲都有186萬,少的高澤文也有96萬。而《明日之子》毛不易的粉絲數是217萬,《中國有嘻哈》GAI則有203萬,PG ONE則是當之無愧的勝者,395萬。

然而,生不逢時,遇到了薛之謙的複婚和前女友撕逼,三位冠軍的數據都被壓製成了平行線

一個夏天,三場選秀,你能說出哪個冠軍的名字?

本來吸引觀眾的第一要義就是明星,比賽過程中還遇到“不安分”的導師,留給選手本身的關注度還剩多少呢?

一個夏天,三場選秀,你能說出哪個冠軍的名字?

過程比結果重要?

選秀的大高潮在於總決賽,當年“超女”三強角逐、奪冠決賽風光無限,也帶給了選手長盛不衰的知名度,李宇春、周筆暢、張靚穎、何潔、譚維維等等,其他人即便是煳了,名字還是知道的。

“好聲音”也算是為吳莫愁、姚貝娜、張碧晨、吉克雋逸、袁婭維等人打響了知名度,讓這些姓名在選秀結束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裏,依然能夠引起人們的興趣。(但你還記得第一屆冠軍梁博嗎?)

當年,選手講述人生故事還不叫“賣慘”,觀眾也真的是去看選手和聽歌的。而現在更多是為了去看明星。“說起來,去年的《夢想的聲音》,我聽了導師的所有歌,一首素人的都沒聽”,一位朋友告訴硬糖君。

除了明星之外,各家選秀的番外篇和花邊新聞,才能確實留在觀眾的短期記憶和清晰可見的熱搜榜中。

一個夏天,三場選秀,你能說出哪個冠軍的名字?

選秀類節目一直是互撕事件的多發區,拍案而起的評委不少,選手與評委的矛盾也不少。撕逼早從超女時代就已經出現,隻是經過這麼10年的發展,套路再多也使光了,不僅觀眾覺得沒意思,撕得過分了,還會直接導致節目被批評整改。

但是沒辦法,比起電視綜藝,現在主流的網綜選秀,更加需要熱度。今夏的三檔代表選秀,都是網絡綜藝。《快樂男聲2017》在芒果TV播出,《明日之子》在騰訊視頻,《中國有嘻哈》則是愛奇藝獨播。要想熱度來得快,撕逼是基本。

另外網綜利用碎片化時間的觀看特征,決定了它必須時刻營造矛盾熱點,讓觀眾在下了地鐵、吃完飯之後,還有繼續往下看的意願。

雖然選秀節目也在努力推陳出新,今年“快男”就在每個分唱區設立“挑食少女團”,讓200名95後女生來選擇選手,但最後還是不如摔一次話筒流量來得大。

找95後當評委,目的是針對年輕受眾,隻是最能精準投放的工具,還是直擊觀眾八卦看熱鬧剛需的撕逼。

注意力既然有了去處,就沒有太對空間給選手和音樂了。而且時至今日,想從選手的個人特色中挖掘亮點,實在是太難了,哪種角色沒有在之前的選秀出現過?選秀節目能挖掘的選手個性已經接近枯竭。

節目的“附加值”太多,選手個人又玩不出新花樣,選手的風頭自然被蓋過了。所以《中國有嘻哈》那些玩出新意的選手才得以一炮而紅。

分眾化市場背景下,早就不止選秀一種造星方式,民間網紅崛起,民選已無新意。網紅能夠靠直接送禮物提升人氣,也算是直接把錢花到了個人身上,選秀還得經過平台。更別說還有SNH48這種越來越親民的偶像組合,在這裏,越素人,越是“養成偶像”的絕佳素材,對於想成名的少女來說,門檻比選秀低。

互聯網屬性很強的選秀,意味著要與隨處可見的熱點競爭,哪家明星撕逼哪家粉絲掀罵戰,都隨時可以把觀眾勾跑。過程的熱鬧,顯然比誰得冠軍更重要。

為什麼要讓毛不易和mc天佑合唱“變有錢”?

這是商業需求,是流量、收視率、廣告的需求。

一個夏天,三場選秀,你能說出哪個冠軍的名字?

《如果有一天我變得很有錢》,是毛不易的原創曲,微博大V耳帝評價:“一個發自內心的真誠創作者與一個身價過億的喊麥主播的同台搭配,讓‘變有錢’這個主題變得尖銳、荒唐又可笑。”

這麼看,節目組此舉不僅損傷了音樂性,還引發了楊冪和mc天佑的粉絲罵戰,但看似不可理解的行為,從“數據”和“流量”角度看,其實非常自然。

作為喊麥界一哥,mc天佑在直播平台有數以千萬計的粉絲,個個願意為他砸重金,“二百萬隻是他一個月的收入”,連《GQ》都為他出了專題報道,作為一個娛樂現象,mc天佑本身就能為節目的話題度添磚加瓦。實際上,他也很好完成了自己的任務。

《明日之子》楊冪、華晨宇、薛之謙當導師,《快男》請了黃子韜擔任代言人,《中國有嘻哈》則選擇了擺明會被嘲的吳亦凡,都是為了吸引粉絲,吸引更多的關注。

節目除了推選手,還找到了別的更便捷的宣推方式,導致節目名聲大於選手名聲。節目結束後,選手的人氣就很難繼續,去年因二次元定位備受節目推崇的2016“超女”冠軍圈九,節目結束後,“進軍主流舞台”的唿聲也就漸漸弱了下去。

2017“快男”落幕半個月,天娛傳媒簽下了冠亞軍魏巡和養雞,比起發唱片,兩人接下來要先拍天娛出品的《網球王子》真人版。上劇是打響知名度的捷徑也是套路,隻是這種IP作品還能有多少效果,值得存疑。

GAI和PG ONE在節目結束後,百度指數直線下降。不過他們的後續價值很難單純用目前的數據衡量,因為今夏的爆發已是現象級,一段時間內熱度還將持續。品牌已經被市場所認知,“放飛自我”的嘻哈歌手們會如何與商業結合,後續開發能否順利進行,還要看接下來的走向。

一個夏天,三場選秀,你能說出哪個冠軍的名字?

選秀對素人和平台來說,屬於各取所需的綜藝類型,一方希望成名,一方想要流量。最初的快男超女,就完美地達到了這種效果,10多年過去,選秀的新意已不可避免被消磨。

對於製作方,選秀綜藝的重點永遠不是“選秀”,而是“綜藝”。當節目結束,話題熱度迅速散去,選手們的征程,或許剛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