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縮表“靴子”落地 對中國影響有限

 By : 中國產經新聞   Time:2017-09-28 10:03:42

摘要:我國金融體係的對外開放需要審慎,以保證進程可控。目前可以降低政策對跨境資本和匯率的幹預,但必須保留幹預的能力,以應對未來可能出現的國際衝擊。

美聯儲縮表“靴子”落地 對中國影響有限

本報記者 邵誌媛報道

美聯儲最近又有了新動作:解除其曆史性的經濟刺激計劃。

據了解,美聯儲宣布將從今年10月份開始縮減總額高達4.5萬億美元的資產負債表,以逐步收緊貨幣政策。根據美聯儲的決定,聯邦此次不加息,基金利率將維持在1%-1.25%區間不變。

據記者采訪了解得知,美聯儲縮表意味著美聯儲開始終結2008年到2014年實施的三輪半量化寬鬆政策,貨幣從此由寬鬆走向緊縮。

如今美聯儲縮表已定,這將對中國經濟產生怎樣的影響呢?

縮表在即

當年,為了挽救深陷次貸危機中的美國經濟,美聯儲通過購買證券資產放出貨幣的方式提高市場流動性。

“表”,指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美聯儲向社會投放資金的方式,一般是通過購買國債或“抵押支持債券”(MBS)的方式進行。增加購買的量,就是“擴張資產負債表”,其結果是不斷向市場釋放資金;反過來,減少購買國債和MBS的量,相當於從市場裏收回資金。

Wind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8月9日,美聯儲總資產規模達到4.5萬億美元,相比QE(量化寬鬆政策)之前的9000億美元,膨脹了4倍。此外,美聯儲資產規模占美國GDP的比重也由QE前的6%一路上漲至2015年的25%,之後小幅下降。截至今年二季度,美聯儲的資產規模占美國GDP的比重仍保持在23%。

由此,縮表提上日程。

“縮表的背景是美國經濟處於過熱狀態,同時美聯儲資產負債表龐大導致流動性泛濫,貨幣政策轉為加息。同為縮緊政策的縮表,與加息相伴,或為美聯儲貨幣政策提供了更大空間,增加靈活性。”中研普華研究員孫玉嬌對《中國產經新聞》記者說道。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卞永祖對《中國產經新聞》記者表示:“特朗普政府提出重點發展實體經濟,實現製造業的回流。以前量化寬鬆政策使得資金投入資本市場而非實體經濟。要發展實體經濟,需要將利率水平恢複到正常的狀態,貨幣收緊,更符合美國政府目前的政策目標。”

西班牙僑聲報首席評論員司徒正襟對《中國產經新聞》記者表示:“美聯儲的縮表事實上是美聯儲對於國家經濟狀況的一種適應性調整,在此過程中,美聯儲的調表開啟了加息的階段,事實上國民經濟開始進入複蘇軌道。”

據了解,美聯儲曾在6月議息決議中列出縮表計劃,起始縮減規模為每個月100億美元,其中包括每個月減少國債再投資60億美元,並減少MBS再投資40億美元。國債和MBS的規模,將每季度分別多縮減60億美元和40億美元,直到每個月國債再投資減少量,觸及300億美元的上限,以及每個月MBS再投資減少量,觸及每個月200億美元的上限。這也意味著,一年後,美聯儲每個月縮減流動性的規模,將增至500億美元。預計美聯儲縮表進程將經曆3年,預計縮表結束後的資產負債表,將降至3萬億美元。

另據Wind數據顯示,美聯儲政策聲明發布後,美元指數迅速從低位拉升近130點至92.70,刷新9月6日以來新高;非美元貨幣、黃金、白銀等則一度迅速跳水。

此外,美聯儲還預估,2018年加息三次,2019年加息兩次,2020年加息一次。美聯儲在政策聲明中下調2019年聯邦基金利率預期中值。由原來的2.9%調整為2.7%。

影響有限

近期,人民幣匯率彈性不斷增大,雙邊預期日趨明顯,國內匯市成交創年內新高。

中長期來看,“縮表”或將推動美債收益率上升,影響中美利差。短期來看,企業和個人才是外匯市場變化最直接的反應者。

孫玉嬌認為,受匯率影響的企業和個人主要麵臨美元匯率下降的風險。

“因此為了規避風險,企業可以采取的措施包括:盡量選擇人民幣作為計價貨幣、在合同中增加保值條款及匯率風險分攤條款、采取提前付款或延遲收款策略、遠期結匯鎖定匯率、辦理人民幣與外幣掉期業務、充分利用結算方式中的融資便利。個人可以采取的措施包括購買黃金、減少美元資產等。”孫玉嬌對記者說道。

不過,“美元指數短期內還有上漲的趨勢,但是上漲幅度不是很大,美元兌人民幣短期內有波動。因此,不建議企業過多地購買外匯,使用人民幣做交易,避免在金融動蕩期,造成損失。”卞永祖對記者表示。

有專家分析稱,未來美聯儲縮表節奏應該不會太快,美元指數繼續弱勢徘徊,人民幣匯率年內有望保持穩定。

此外,縮表還可能導致一係列的效應顯現。

首先,樓市方麵,美聯儲縮表沒有直接影響,但會間接使中國的市場利率上升,導致房貸利率上升,買房成本增加,開發商籌資難度大,總的來說對樓市偏利空。

其次,金價也是市場關注的一項。分析稱,國際上的黃金主要以美元計價,美聯儲加縮表後會使美元短線走強,對應的黃金價格會下跌。不過考慮到部分國際情勢,避險情緒刺激下,長線黃金應該還會上漲。

另外,縮表可能帶來新興市場國家資本的回流,從而對新興市場國家的匯率、金融市場帶來壓力。市場人士指出,隨著前期對美聯儲政策預期的消化,對中國市場影響已較首次加息影響明顯減弱。

中國金融繼續發力

報道稱,對於美聯儲縮表,當下,我國有著保持貨幣政策獨立性的“底氣”,不會跟風,而是專注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三大任務”。

在卞永祖看來,最近中國的經濟發展相對保持平穩,人民幣的漲勢趨好,有可能推動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人民幣的需求量增加,國外一些產品通過人民幣計價,使得世界對人民幣的需求上漲,增加對中國的信心,利好中國市場。

專家認為,“縮表”是美聯儲貨幣政策正常化邁出的重要一步。在國內經濟麵更加穩固,市場預期進一步趨穩的環境下,我國應該繼續堅持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

不過,盡管美聯儲“縮表”造成的短期衝擊有限,但它長期帶來的潛在風險值得高度關注。因此,中國金融唯有持續改革才能適應未來的不確定性風險。

“中國是美國第一大債務國,在我國3萬億美元儲備中有約一半的美元資產,這使得外匯儲備中的美元資產成為了影響和左右中國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重要力量。比如2016年11月份美國國債價格大跌,從賬麵上看,中國用外儲購買美國長期國債的虧損顯著。中國金融業的發展受到美國的製約。未來,隨著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完善金融體係以減少美國製約的唿聲將越來越高。”孫玉嬌對記者說道。

分析稱,我國金融體係的對外開放需要審慎,以保證進程可控。目前可以降低政策對跨境資本和匯率的幹預,但必須保留幹預的能力,以應對未來可能出現的國際衝擊。

麵對當前自身問題,我國金融業正扭轉“脫實向虛”的趨勢,大力服務實體經濟;調整信貸政策,推進金融去杠杆;治理金融亂象,防控金融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