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審判中,這位印度法官獨力堅持日本戰犯全員無罪!

 By : 曆來現實   Time:2017-09-28 10:18:58

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二戰勝利結束後,1946年1月,遠東成立國際軍事法庭,開始著手準備對日本戰犯的審判工作,盟國一共安排了十一名來自不同國家的法官,除了戰勝國之外,為示公允,還特地吸收了一名殖民地國家的法官。正是這名未參戰新國家的打醬油法官,在東京大審判中頑強的證實了自己的存在感,在國際社會上掀起了軒然大波。

東京審判中,這位印度法官獨力堅持日本戰犯全員無罪!

拉達賓諾德·巴爾,一名出生在孟加拉國(當時還未成立,屬於印度地界)的法官,信仰佛教,他首度出現在法庭上時,就先朝著被告方向雙手合什,深施一禮,所有被告的目光都為之一亮。

要知道,日軍與佛教是有著不解之緣的,自從甲午戰爭和日俄戰爭開始,日軍中就有了隨行的僧侶,他們給活人做心理輔導,給死人超度亡靈,在侵華戰爭時,甚至向戰前的士兵誦讀天皇敕語,作用遠遠大於西方的隨軍牧師,在客觀上也成為了日軍的幫凶。在這種場合下,難怪戰犯被告們會有這樣的心理期待了。

東京審判中,這位印度法官獨力堅持日本戰犯全員無罪!

巴爾的表現,的確對得起這些被告們的期待,11名法官中,有4名法官對最終判決中的個別量刑提出了一些異議,唯獨巴爾拋出日本戰犯“全員無罪”論,這無異於在法庭乃至全世界輿論中,掀起了滔天大波。

巴爾的主要依據是:“侵略戰爭是一種國家行為,國際法的追訴對象應該是國家,而不能罪及個人”。

巴爾法官的意思,說得很明白了,戰犯的行為是一種職務行為,個人不必因此負責,要追究也是追究國家責任。

東京審判中,這位印度法官獨力堅持日本戰犯全員無罪!

假如按照他的邏輯,猶太人不用找誰哭訴說理了,他們賴不著任何個人,哪怕這個人簽署了殺死他們的命令,這個人把他們搜捕到一起,這個人把他們趕上火車,這個人把他們關進集中營,這個人把他們帶進毒氣室,這個人按下了釋放毒氣的按鈕,這個人來給他們收屍,這個人把他們的屍體做成肥皂。。。。。。他們可以遷怒於帝國那個最高元首,但那個元首也不能代表整個國家呀,他也未親手殺過人,就是怪他也沒有用,人家選擇自殺了。

東京審判中,這位印度法官獨力堅持日本戰犯全員無罪!

兩德統一後,曾有過一個著名的判決,判決一個向翻越柏林牆的逃亡者開槍的東德士兵有罪,士兵辯解,他那屬於職務行為,法庭最後仍然判他有罪,結案陳詞是:“作為軍人,不服從上級命令,是有罪的;作為一名心智健全的人,你有把槍口抬高一厘米的權利。”

巴爾的荒謬論點成功獲取了全世界的驚詫目光,同時也獲得了日本人的深深折服。直到現今,

法官巴爾的紀念館仍然矗立著,就在日本京都靈山護國神社,接受著一代代日本人的祭奠和膜拜。

東京審判中,這位印度法官獨力堅持日本戰犯全員無罪!

日本人紀念他,似可理解,但我始終搞不清楚的一件事實是,中國國內許多旅遊網站都大肆推薦靈山護國神社中國旅遊景點,中國人居然也趨之若鶩,請教一下,你們站在巴爾的紀念館前,是準備去紀念一些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