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琴行之後,警惕,教育培訓詐騙……

 By : GPLP   Time:2017-09-28 10:44:05

星空琴行之後,警惕,教育培訓詐騙……

編輯/jack

前言:

近期,星空琴行之後,關於教育培訓的模式是否合理引發了眾多討論。

在預付費模式下,又一個名叫環球托業的培訓機構的倒閉讓這個行業的潛規則付出水麵。

對此,我們不得不提一句,警惕,教育培訓詐騙。

正文:

在望子成龍的心理之下,中國的教育培訓機構可以說好不火熱,動輒幾萬的費用的預付款,這讓整個行業即便經濟下行,依舊生意爆滿。

隻不過,裏麵魚龍混雜,需要大家擦亮甄別的眼鏡。

這不,GPLP君就遇到一個名叫環球托業的騙子培訓機構,詐騙學員2000萬之後老板選擇了跑路。

職場小白史小白的經曆

作為一個職場小白,史小白是遇害者之一。

“XXX,我被英語培訓機構騙了,嗚嗚……”電話一頭的史小白找到GPLP君,泣不成聲。

9月,剛進入職場的小白剛在托業學習一個多月,當他在周末像往常一樣背著書本來到崇文門新世界校區的時候,他感覺有什麼不對勁。一群學員站在培訓學校門口議論紛紛。

原來,學校突然關閉了,據說原因是拖欠物業租金。

史小白有點慌張起來,在稍稍鎮定後,她趕忙撥打課程顧問電話。

“CC老師,CC老師,學校關門了,這怎麼回事?”

“我們也剛得知這個消息。同事們在群裏說,老板跑到美國了。我已經有好幾個月沒有付工資了,正在通過法律途徑維權,你趕快報警吧。”

雖然沒有暈倒,然後,史小白聽見自己心痛的聲音。

而就在一個月前,史小白報名的時候,這家企業還在各大報紙刊登廣告。

“小企業也能做成常青藤般的百年老店。”

這是2014年《 人民日報·海外版 》( 04月14日 第06 版)上,環球托業負責人陳國忠的豪言壯語。

公開資料顯示,陳國忠係美籍華人,中國致公黨委員會委員,第四界海外聯誼會理事。曾於2008年作為海外特邀委員列席全國政協會議。老家山東濰坊,畢業於吉林師範大學物理學專業。早年曾進入吉林大學從事物理包裝學教學工作。1993年,公派美國,感慨“美帝”的先進,後前往美國攻讀研究生、教育博士,拿到美國綠卡。再後來回國,2006年在北京創建環球托業英語培訓中心。

星空琴行之後,警惕,教育培訓詐騙……

除了積極參政,陳國忠還熱心公益。該文稱, “連續3年,環球托業先後為東城區600多位公務員做了英語水平準入考試,免費為篩選出的75位公務員提供英語訓練。”此外,每年資助3名貧困學生。

看起來是翩翩君子,然而,突然跑路則令人不解。

然而,在GPLP君了解一圈之後,才突然發現,一切不過是包裝下的產物。

環球托業的精心包裝

既然是一場騙局,那麼在詐騙跑路之前,顯然對方早就做好了準備。

與星空琴行預付款的模式雷同,采用預付金的模式也同樣讓托業獲得巨額的資金。史小白曾說:“在一個受害者維權群裏,500人的上限已經全滿,據稱,受害者人數已經超過500人。學員在群內哭訴,被騙金額從大幾千到幾萬不等,學費金額最高的達到10萬。甚至還有學員沒有上過一天課,就發現機構已經疑似倒閉。根據群友統計,此次事件涉案資金或已經超過2000萬。”

環球托業是如何一步步設下騙局詐騙2000萬的呢?

2016年10月14日,大概在環球托業關門兩周左右,陳國忠在網上發布了一張公開信稱:環球托業2014年營業額2350萬元、2015年營業額1915萬元、而到了2016年上半年營業額僅為514萬元。

表麵看起來,環球托業跑路是因為經營困難——在互聯網教育培訓模式影響下,本來就不正規的環球托業生存維艱。

實質上,環球托業的誕生就是一場精心設計好的騙局。

資料顯示,托業是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設計的“國際交流英語考試”,用於測試母語非英語人員在國際性環境中的日常英語能力,旨在衡量應試者在國際商業、貿易環境中使用英語的熟練程度。在國際上有著廣泛的影響力。

然而環球托業和這個托業沒有半毛錢關係。

環球托業公司在《營業執照》上的名稱為“環球拓業”,其經營範圍為教育谘詢、企業管理谘詢、承辦展覽展示、計算機技術培訓、教育軟件開發。所以,環球托業根本沒有辦學資格。但在日常使用及公司宣傳中,該公司一直使用環球托業。

“拓業”與“托業”雖是一字之差,但給人嚴重誤導,就這樣把一個沒有辦學資格的民間公司包裝成了高大上的美國教育機構。

星空琴行之後,警惕,教育培訓詐騙……

此後,通過洗腦式的宣傳及課程營銷,不斷有客戶受騙。

資料顯示,環球拓業的地麵推廣主要通過網絡社交論壇上組織網友參加英語沙龍活動,多次因“洗腦式”營銷而被客戶投訴。

史小白回憶課程顧問曾對她這樣說到:“史小白,我從和你對話中,我發現你是非常聰明的人。但是,為什麼現在英語學成這個樣子,你不覺得有問題嗎?你在托業好好學個半年,我保證你會非常棒。你現在不學,三年以後,五年以後是什麼樣子?我跟你講什麼出息都不會有!”

猶如被打了雞血一般,史小白們在課程顧問的心靈雞湯洗腦下幡然悔悟,或者父母借款,或者貸款,紛紛支付了幾萬元在托業學習英語。

然而,一切紙裏包不住火。

盡管陳國忠曾臉不紅心不跳地表示:“我們所有的外教都持有外國專家局執照,都是全職教師。”事實是,隻要是會講英語,在托業不論人員是國內、國外皆可上崗。

然而,據史小白及其他多名學員回憶,“托業給學員上課的老師魚龍混雜,有英語專業剛畢業的學生、有來中國旅行的廚子、有搖滾樂隊的歌手、有海歸回來的留學生,隻要你英語好皆可上崗教學。有幾次,學員因為教課老師素質太差而找到托業相關的負責人員。”

或許是感覺到了危機的臨近,陳國忠決定撈最後一筆——預付費貸款、新三板上市、更換總經理和法人是陳國忠跑路前實現金蟬脫殼的“三部曲”。

為了能在短時間撈取更多的資金,環球托業開始於低於市場價格的課程銷售,其中大部分是預付費貸款。

史小白正是在這個時候上當受騙。

“2年隻要4萬塊錢,幫你辦理分期付款免收利息,而且我再幫你申請6個月的免費口語課程。這在北京是絕無僅有的,你還猶豫什麼?”初入職場的史小白麵對如此誘惑,自然是乖乖就範。

與星空琴行預付款的模式雷同,采用預付金的模式也同樣讓托業獲得巨額的資金。史小白曾說:“在一個受害者維權群裏,500人的上限已經全滿,據稱,受害者人數已經超過500人。學員在群內哭訴,被騙金額從大幾千到幾萬不等,學費金額最高的達到10萬。甚至還有學員沒有上過一天課,就發現機構已經疑似倒閉。根據群友統計,此次事件涉案資金或已經超過2000萬。”

當然,僅僅靠預付費貸款估計還不能幫助陳國忠在美國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為了斂財他的另一個計劃是上市新三板。

資料顯示,截止2016年6月30日,環球托業公司淨資產為-308.91萬元,貨幣資金為105.78萬元,流動資產合計為265.4萬元,而流動負債合計692.9萬元,已經資不抵債。

然而,環球托業依舊順利登陸新三板。2016年7月27日,環球托業的官方微信發布消息稱,“從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係統傳來喜訊,北京環球拓業教育谘詢股份有限公司在“新三板”成功掛牌上市(股票代碼:838509)。”

為了逃避法律的製裁,陳國忠還玩起了“偷天換日”的伎倆,更換公司的經理和法人,找人“背鍋”。根據他的公開信稱:經董事會批準,公司推舉新的實際經營人總經理。

此人正是環球托業大堂經理肖宏,專職處理學生服務事項。

交換條件是,漲工資和答其應如果經營狀況好給肖宏2%股份。肖宏一聽喜上眉梢。

2016年8月5日中午12:00,陳國忠終於拋棄了環球托業及那些憤恨的學員,在美國開始新的瀟灑人生。

星空琴行之後,警惕,教育培訓詐騙……

赤裸裸的詐騙讓人觸目驚心,在中國,違法成本可以如此之低,教育工作者的道德何在?

教育培訓行業到底怎麼了?

我們可以肯定的是,星空琴行及環球托業並不是跑路的最後一個。

然而,因為教育行業的特殊性,在旺盛的需求麵前,這個行業充滿了機會,在缺乏沒客觀評價的標準化體製下,這讓這個行業的問題層出不窮,從業機構也一直良莠不齊。

比如,在中國的教育培訓行業,普遍存在的一個問題是重營銷輕服務,也就是說,營銷和銷售高於一切,你以為給孩子提供了一個光明的前程,然而,其實這不過是商家的營銷手段而已,目前就是讓你花錢買一個希望。

據GPLP君不完全了解北京的教育培訓市場發現,包括知名培訓機構,大多數教育機構的市場推廣部門都要比課程研發部門要強大得多。比如很多機構的推廣費用高達千萬,然而,其課程研究依舊少的可憐。甚至年利潤超千萬的教育機構,卻根本沒有課程研發部門。

這些人寧可去打造品牌,也不願意花點時間真正的放在教育質量方麵。

一句話,大品牌依舊不等於教育質量。

據某一個培訓機構離職的老師匿名透露,“我所在的機構課程設計的最大問題,就是沒有設計。或者說,我的課程都是自己設計的。當然,集團會有統一的相關材料,但是我隻是收到了集團我所講授課程的一套ppt課件而已。最終,關於所有的教學內容和服務,我可以歸為一點——那就是粗放。”

最終,在缺乏細致的專業評估之下,整個行業的現狀令人觸目精心。

而且,由於投入小,收益見效快,而且憑借預付款模式就可以沉澱大量資金,這給了騙子更多的機會,當然,也讓更多的機構層出不窮的湧入這個行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