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巢老人:我最無助時是你爸躺在地上,而你在通訊錄裏

 By : 中國網雲服務   Time:2017-09-28 09:45:47

1、65歲的朱阿姨一人照顧癱瘓老伴已5年了,有一次老伴從床上掉到了地上。朱阿姨折騰了20多分鍾根本整不動。女兒遠在成都,親朋都在熟睡,剛強了一輩子的朱阿姨去央求兩位保安,一再保證即使出了問題也和人家沒關係,才把老伴搬到了床上。

2、張阿姨每天也不讓自己閑下來,獨生女畢業留在廣州,老伴去世後她更怕家裏的靜。收音機、電視從睜眼開到閉眼,還特意花幾千塊錢買了條小狗,就為了自己說話時,有個“應聲”的。女兒離家13年,在張阿姨的手機通訊錄裏始終叫“啊”,因為能一直排在第一位。

3、67歲的陳阿姨胃潰瘍穿孔,和老伴一商量,不想讓在美國的兒子惦記,偷偷辦了入院手續。兒子來電話,“媽,你在家呢?咋這麼半天才接電話呢?”“媽在廚房擦瓷磚呢,沒聽見!”陳阿姨最後一個字說完,用牙咬住了下嘴唇,就怕兒子聽見自己的哽咽聲。

4、79歲的柴大爺和老伴就怕生病,花錢遭罪都是第二位,關鍵是給孩子們添麻煩。前年柴叔做了手術,孩子們都孝順,和單位請假耽誤了工作。從那以後老倆口想通了:出錢出力都幫不上孩子們,隻能把自己“整明白”,不添麻煩就是最大的幫忙了。

--------------------------------------------------------------------------------------

哈爾濱192.4萬老年人口中有六成多“空巢老人”,他們不怕死卻怕生病,更怕給孩子添麻煩,在他們的手機裏,孩子永遠在通訊錄的第一位,他們可能正是你的父母,或,你的未來……

空巢老人:我最無助時是你爸躺在地上,而你在通訊錄裏

空巢老人

我最無助的時候:你爸躺在地上,而你在通訊錄裏

65歲的朱阿姨一個人照顧癱瘓在床的老伴已5年了,擔心突然病倒、擔心各種突發情況,她會設想各種突然狀況,腦子裏預演過能想到的突發情景,但唯獨沒想過癱瘓的老伴會掉到地上。

三個月前的一天,淩晨兩點多,“咣當”一聲悶響,平時連翻身都沒辦法做到的老伴好像“睡毛了”,從床上掉到了地上。

空巢老人:我最無助時是你爸躺在地上,而你在通訊錄裏

朱阿姨要照顧生病臥床5年的老伴

“我摟著他的腰,想把他抱到床上,可坐著抱我站不起身,站著彎腰抱我抬不起胳膊。”朱阿姨折騰了20多分鍾,根本整不動。怕老伴著涼,她把一床毛毯從腰間鋪在老伴身下,打開手機通訊錄,裏麵包括獨生女在內100多人,她卻不知道該打給誰。

女兒遠在成都,親朋這個時間都在熟睡,剛強了一輩子的朱阿姨,在那一刻抱著老伴哭了……最後跑到樓下央求兩位保安,一再保證即使出了問題也和人家沒關係,兩名保安才上樓幫忙把老伴搬到了床上。

一周後,朱阿姨將自家一間住屋對外出租,出租條件第一條就是“本分、老實、男孩”。

空巢老人:我最無助時是你爸躺在地上,而你在通訊錄裏

為了少得病,各種健身器材都玩轉了

今年春節女兒回來過年,和媽媽一起要給老爸洗個澡,幹幹淨淨過年。娘倆找個大床單,一人拽一頭兒,把老爺子抬進衛生間,浴房裏鋪上瑜伽墊,給一年多隻是擦擦身的老爸洗了個痛快澡。

等收拾完,朱阿姨看見平時大咧咧的女兒蹲在衛生間角落裏,頭埋得很深,哭得肩膀一直抖動,“媽,你一個人在家照顧爸太不容易了。你和我爸去成都吧,這樣晚上我還能下班回來替替你。”

朱阿姨回了一句,“我上輩子肯定是‘該’你們家的,再說吧!”把女兒拉起來,心裏卻又告訴一次自己,“可不能病啊,老伴已經癱瘓了,自己再病倒,那簡直要了姑娘的命啊! ”

朱阿姨一直不去成都,一方麵不想給孩子添麻煩,更重要的一點是因為異地醫保無法結算。前幾個月,在小廣場走大圈,一位“圈友”告訴她,去年國家就表示要推進全國醫保聯網。

現在這是“朱阿姨們”最感興趣的一件“國家大事”,互相見麵總打聽“總理說的那事咋樣了?”

幾千塊錢買條狗,就為了有個“應聲”的

張阿姨每天也不讓自己閑下來,獨生女大學畢業就留在了廣州,老伴去世後,她更怕家裏的靜。

收音機、電視都是從睜眼開到閉眼,還特意花了幾千塊錢買了條善解人意的小狗,就為了自己說話時,有個“應聲”的。

空巢老人:我最無助時是你爸躺在地上,而你在通訊錄裏

這條小狗,就是張阿姨每天的伴兒

對外張阿姨總說姑娘能花錢,但細聽能感覺到是“顯擺”。“你瞧瞧,這一櫃的衣服都是她給我買的。”張姨特意打開衣櫃讓記者看,順手拿起一隻包得很仔細的手提包,這是今年母親節女兒花2000多給她買的,“這和我那30多塊錢的有什麼區別”,但女兒說了就是老媽看不出區別,背出去別人都識貨。

女兒離家13年,在張阿姨的手機通訊錄裏始終叫“啊”,因為能一直排在第一位。

張阿姨曾經去過廣州女兒的外企,氣派的高樓,可裏麵是密密麻麻的小格子,隻能看見年輕人一個個小腦袋。看到為了攢錢買房的寶貝女兒周日一大早頭發都來不及紮,嘴裏塞塊幹麵包就頂著大太陽做兼職時,當媽的眼淚一下子就下來了。

空巢老人:我最無助時是你爸躺在地上,而你在通訊錄裏

一櫃子的衣服都是女兒給張阿姨買的

“父母為孩子付出是天經地義的。大城市打拚太難了,這麼貴的房價,我們也幫不上忙,心裏覺得委屈了孩子。”張阿姨說,她挺盼著女兒能趕緊要孩子,要是用她照顧,立刻打起背包就出發。把孩子照顧到上了學,她就回哈爾濱。

就在前幾天,張阿姨遠在廣州的女兒收到了媽媽的快遞,層層包裹下,是一大袋新鮮的東北油豆角,這是她今年夏天收到的第8包家鄉油豆角,她知道運費都比豆角貴。

但她不知道的是,千裏之外的母親,為了讓她能吃上今年最後一撥油豆角,跑了好幾個早市。這小三斤油豆角,是媽媽坐著小板凳從十斤裏一根根挑選出來的……

在電話中撒謊,就怕千裏之外的兒子,聽見自己的哽咽聲

67歲的陳阿姨因為胃潰瘍穿孔手術住了院,和老伴一商量,不想讓在美國工作的兒子惦記,偷偷辦了入院手續。手術後住院那十幾天,天天都是老伴在醫院24小時陪護。

有一天正在點滴的陳阿姨要上衛生間,扭頭一看熬了好幾晚的老伴坐著打起了盹,沒忍心招唿他,自己一手高舉著點滴藥袋,貓著腰一步一步向走廊裏的衛生間走去。“走路還好點,進了廁所最難。”

陳阿姨說,既要解褲子,還不敢用力怕滾針,肚子稍微一用力就象刀在裏麵剜一樣疼。剛蹭回病房,手機響了,“媽,你在家呢?咋這麼半天才接電話呢?”“媽在廚房擦瓷磚呢,沒聽見!”陳阿姨最後一個字說完,用牙咬住了下嘴唇,就怕千裏之外的兒子聽見自己的哽咽聲……

陳阿姨的老伴趙叔,到現在都忘不了多年前把兒子送出國前前後後那幾天。大概提前一個多月,趙叔常失眠,半夜起來抽支煙都躲進陽台,走來走去就怕吵醒兒子。有幾個晚上就是整宿躲在辦公室了,把各種出國留學指南翻得都卷了邊兒。

兒子走後,趙叔專門去書店買了個超大個兒的地球儀,放在自己床頭櫃上,好多次晚上睡不著時,就撥弄它轉,或是用手量從中國到美國的距離。地球儀上不到一紮的距離,實際上卻是15000多公裏。

隨著年齡越來越大,陳阿姨夫婦在生活上出現的不便也與日漸增,但他們依然沒後悔當年把兒子放出去,隻要孩子好,他發展好,當父母的啥心情都能放進肚裏。

“想不想兒子呢?當然是想。”陳阿姨說,前些年的想和如今年歲大了想不一樣,前些年是單純的想和惦記,怕他一個人在外麵不會照顧自己,沒深沒淺不注意安全;現在還是想和惦記,但還會多了一份老無倚靠的恐慌。

家裏遙控器壞了,二人就硬生生地挺了好幾天沒電視的日子,後來實在沒辦法,才讓親戚家孩子過來幫弄好。有時候去早市,偶爾遇到小販缺斤少兩,趙叔要衝上去找人理論,陳姨總會拉住勸“兒子也不在家,你一個老頭子可壓住點火吧!“

我不怕死,但就怕生病,更怕得上離不開人伺候的病

79歲的柴大爺和老伴田姨除了想外地的兒子們,更想孫子們,尤其是大孫子,從初一到高考,在他們身邊住了7年。雖然都已經軍校畢業成為了一名軍醫,可爺爺奶奶依舊放不心。

空巢老人:我最無助時是你爸躺在地上,而你在通訊錄裏

兒媳在教師節當天給田阿姨快遞來的鮮花

田姨剛給孫子發了條微信,告訴他4斤老鼎豐月餅馬上寄出去,是他最愛吃的五仁和川酥,特意多買了些,就是想大孫子剛工作,得和戰友同事處好關係。

病不起,不敢病。花錢遭罪都是第二位,關鍵是給孩子們添麻煩。前年柴叔腰突做了手術,為了照顧術後的他,兒子和兒媳把他接到了北京家中,二兒子和兒媳也請假跟著到北京去護理。

空巢老人:我最無助時是你爸躺在地上,而你在通訊錄裏

田阿姨白天要到孫子住過的房間看幾次

一折騰就是大半個月,孩子們都孝順,和單位請了假,耽誤了工作,孫子們又都在上學,在家裏還要拜托別人照顧。

所以從那以後老倆口更愛惜身體,想通了一個道理:出錢出力都幫不上孩子們,隻能把自己“整明白”,不添麻煩就是最大的幫忙了。

現在老倆口每天概括起來就是吃喝玩樂。做飯不煳弄,早飯都得炒倆菜,白天去老年大學學跳舞。

每年都出門旅遊,家裏電視櫃上擺滿了二老旅遊的合影,韓國、日本、越南……下個月又要打起行李出發去三亞當候鳥了。

空巢老人:我最無助時是你爸躺在地上,而你在通訊錄裏

老兩口收拾家裏的影集

柴叔的大兒子在北京買了套三居室,都裝修完了,就是想把老爸老媽接過去養老。可二老死活不同意,他們有他們的理由:北京夏天太熱,空氣質量也不好,總不能天天捂個口罩出門吧;大兒子和兒媳婦平時非常忙,一個月也就在家呆10天,不想打擾他們。

柴叔說,理解兒子想接自己過去的想法,做老人也得為子女著想,“咱就當個過客”。老頭笑著說,能獨立生活就獨立生活,等動不了或剩一個人時再說吧。

黃昏如約而至,柴大爺穿著孫子淘汰的運動服和老伴收拾家裏的影集,大孫子的房間裏還是按著他高考複習時擺設,桌上的參考書和牆上的籃球明星科比海報都沒動過。

空巢老人的故事還在繼續...

陽光透過窗戶,鋪灑在藍白格床單上,床單上擺著從K、Q……到A的撲克隊列。

擺弄這個隊列的是一雙布滿老年斑的手,手的主人是85歲的王奶奶。坐在床沿給撲克牌排隊,是她每天除吃飯外必做的事兒,有時候是半天,有時候是一天,一遍一遍地重複著……

這樣的日子,是從四年前她最後一個兒子去世後開始的。

兩個兒子和老伴曾來過的痕跡一絲都找不到。“都燒了,不想留,看了難受。”王奶奶說這話時,眼睛一直看遠方,嘴角使勁向上,努力做出“都過去了”的樣子。

大兒子死於車禍,一直照顧她的二兒子幾年前查出喉癌,為了給兒子治病,王奶奶把自己的房子賣了和死神爭兒子,最後她還是輸了。

空巢老人:我最無助時是你爸躺在地上,而你在通訊錄裏

擺撲克是王奶奶每天最大的樂趣

三個子女一個在外地,一個在國外,另一個身體不好,一年來探望不了他兩趟。82歲的劉叔每天基本不著家,去江邊看別人下棋能看半天,在小區裏坐著看野貓打仗也能從頭看到尾,實在沒意思他就隨便找個公交車坐上去,一口氣坐到終點,再坐回來。

這個躲過了日軍轟炸機、挨過三年自然災害的老頭兒,卻被晚年孤獨牢牢捕獲。

聽說記者要來家裏采訪,老人特意去超市買了“一個裏麵有一整隻蝦仁”的高檔速凍餃子,一定要留和孫女年齡相仿的記者吃頓飯。“爺爺其實不餓,就是想桌子對麵有個人一起吃飯。”老人喃喃自語。

空巢老人:我最無助時是你爸躺在地上,而你在通訊錄裏

冰箱裏,一半是鹹菜一半是保健品

或許你的記憶裏,他們很囉嗦,東家長西家短說不停或許你的記憶裏,他們健忘、摳門,可他們能記住你所有的喜好,並且盡力省吃儉用滿足你……

--------------------------------------------

網友評論

@會爬的樹:有些時候真是很無奈,為了生計遠走他鄉,寧在家裏混800不出門混3000的越來越少。活著就是為了生活!加油,離家的遊子們!

@麥田:我媽媽六十多歲,前幾天正在地裏幹活,突然一邊手腳失去了知覺,已經在醫院住了一星期,但依然沒多大好轉,可能是偏癱。媽媽要強了一輩子,無法接受從此被人照顧的現實,整天躺在病床上哭。我和妹妹都在外地工作,都請假回來看望,但這一時半會也沒法出院,病也恢複不了,我也很為難,如果照顧媽媽,就要辭去工作,如果繼續工作,就沒辦法照顧媽媽,而且,辭去工作,拿什麼錢來看病,很多事情瞬間就擺在眼前。以前總覺得媽媽嘮叨,自己在外打工,賺了也花了,存的不多,如今突然覺得很多事情都接踵而來,特別是媽媽把她整天拿的鑰匙交給我的時候,我知道,媽媽是在做一種交接,從此讓我來管這個家。以前每次打工回來,床鋪好了,飯做好了,感覺無憂無慮,如今手機拿著一串沉甸甸的鑰匙,心裏更是沉甸甸的。我知道,個性要強的媽媽這次徹底倒下了,她開始沒心情嘮叨,沒精力管理這個家,她覺得自己已經徹底失去了一個健康人的生活方式。我明天就要回打工的地方了,留下妹妹照顧媽媽,但我走的難受,如果辭了工作留下來,內心更迷茫。。。

@海納百川:很多人還沒想穿,還居然生二胎(有錢人除外),以後有多少人能和孩子住一起?還能指望養兒防老?能不啃老已經很知足了,我覺得以後家庭式養老或社區式養老才是中國養老的趨勢!養一個,把他培養成人,體驗一下做父母的責任就可以了,別想不開,以為多生孩子以後多人照顧,就以後很多有錢人的孩子,90%的子女年紀大了不但不會來照顧,為了家產還要火拚呢!!!

@源先生:現在獨生子女的多,空巢老人更多。拚搏了一輩子,賺到了錢,賺到了權,但回頭想想失去的也很多。我媽那年沒有的時候,我以為我不會那麼傷心,因為和母親關係不太好,老是囉嗦我,小時候去外麵買衣服都要討價還價,很是丟人。卻願意在十年前給我買一台7000多的筆記本,在公交上車晃別人撞了下都會和別人鬥嘴,那是的我卻沒有想那麼多。現在每年掃墓的時候,我都不知道要和那個在墓裏的人說什麼,我隻記得我媽走前的那個晚上,對我說現在沒人煩你了吧,以後做事多想想。我不知道我媽是怎麼評價我的,是怎麼看待我的。我隻知道我那時哭的不行,說什麼都很無力。真的是不要到了失去才懂得珍惜,現在也很後悔,有的時候想想一家人吃個飯都是奢望,家裏少了誰,這個家都感覺不一樣了。我想我不是一個好兒子,但如果有來世想再彌補。所以現在我珍惜每一個眼前的人,相遇相知都不容易。

觀點:

空巢老人的孤獨之困一直都在,網上也報道過多起空巢老人的悲劇:子女常年不在身邊,空巢老人自家墜樓身亡;空巢老人死後多日才被發現;空巢老人餓死家中,等等。這些悲劇一直在上演,也在不斷提醒我們要停下匆忙追逐的腳步,慢下來,走近空巢老人,關愛空巢老人,常回家看看我們自己的父母。

中國有句俗話叫“養兒防老”,但隨著人口結構老齡化趨勢和家庭結構模式縮小化的趨勢,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已經無暇顧及自己的老人,“空巢老人”的比例也在不斷增大。他們的子女或是落戶異地,亦或是同住在一個城市卻難得見上一麵。老人處於理解,不願意打擾兒女的生活,而且舍不下多年的老鄰居,離不開熟悉的故土,不習慣高樓林立的封閉,他們選擇了獨居,而兒女整日忙於工作,被孩子和日常生活工作所累,奔波與學校、單位和家庭之間,沒有更多精力去照看父母。即使兒女有孝心,也希望能盡心盡力地贍養好父母,但往往會心有餘而力不足,工作的競爭,生活的壓力使得他們沒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去分給父母。化解空巢老人的孤獨之困還需社會“搭把手”。

社區養老在居家養老的基礎上,既能解決子女無暇照料父母的難題,又使老人不離開家庭,滿足老人的心理需求,很大程度上化解了空巢老人的孤獨之困。

化解空巢老人的孤獨之困還需要我們子女讀懂老人的隱忍與堅強,放慢腳步,走近父母,靜下心來與他們交流,俯下身來照料他們,讓他們的老年因為有我們而變得不再孤獨。

空巢老人:我最無助時是你爸躺在地上,而你在通訊錄裏

廈門國太亞醫互聯網科技有限公司積極推動中國養老事業的科技創新,以“為天下老人分憂,替天下子女盡孝”為宗旨,傾力打造的中國首創 D2D居家養老服務平台,依托“上門康複雲養老APP”,以“醫養助老中心+中醫診所(連鎖)”為據點,立足“居家”、服務“養老”、創新“醫養”、精準“上門”,為居家老人提供:上門康複、上門護理、遠程問診、上門送藥、助老家政等養老服務。同時中心在國家老齡委辦公室的指導下製定了《中國居家養老服務標準》,並獨立研發了《政府養老信息化管理係統》,旨在為政府提供解決居家養老信息化管理方案。

為了讓居家老人獲得就地、就近、優質、便捷的養老服務,國太亞醫還在線下建立社區“醫養助老中心+中醫診所(連鎖)”,安排助老員入駐,為老人提供傳統的文化活動、精神慰藉、社區參與、老年教育、谘詢保障等服務,還提供全麵的入戶關懷,將社區60歲以上戶籍老年人的基礎信息、家庭信息、居住情況、健康情況、需求情況等收集建檔,匯總到國太亞醫養老服務信息化平台中,以便今後提供精準服務。有效解決了社區60歲以上老人“老有所養”“老有所醫”“老有所樂”“老有所為”等問題,“醫養助老中心”通過引入“共享醫生”、“共享康複儀器”等模式,結合線上“上門康複雲養老APP”,讓老人在家門口即可享受到優質的醫療服務,讓每一位老人,都能收獲一個健康幸福的晚年。

┃部分內容來源:光明網

┃圖文編輯:上門康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