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By : 生活百事通   Time:2017-09-28 10:33:27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俗語說,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是“英雄”,你知道這個“英雄”是誰嗎?本期跟您聊聊這個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同時放送名家繪“螃蟹”讓您飽飽眼福。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在中國,第一個吃蟹黃出名的人,叫劉承勳。此人是後漢開國皇帝劉知遠的小兒子。一見到螃蟹,他就撿圓殼胖蟹掰開吃蟹黃。就有人問他,蟹黃好吃嗎?大家不都吃蟹螯嗎?劉承勳吃得滿嘴流油,回答道:“十萬個蟹螯,也頂不上一個蟹黃。”這句話讓蟹黃走紅了,劉承勳也得了個外號,叫“黃大”。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秋景 李苦禪

月下獨酌

李白

蟹鼇即金液,糟丘是蓬萊。

且須飲美酒,乘月醉高台。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李苦禪 蕉竹雙蟹圖 1980年 68x68cm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插了梅花便過年 李苦禪

詠蟹

皮日休

未遊滄海早知名,有骨還從肉上生。

莫道無心畏雷電,海龍王處也橫行。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白石老人作品

最早古人吃蟹,是最看重蟹螯的。晉朝大酒鬼畢卓就說過:“右手持酒杯,左手持蟹螯,拍浮酒船中,便了一生足矣。”文學家李漁也曾經讚歎道,蟹螯這個東西,直到終身,一天都不能忘懷。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明】陳淳 《花卉冊 蟹》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丁公默送蝤蛑

蘇軾

溪邊石蟹小如錢,喜見輪困赤玉盤。

半殼含黃宜點酒,兩螯斫雪勸加餐。

蠻珍海錯聞名久,怪雨腥風入坐寒。

堪笑吳興饞太守,一詩換得兩尖團。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明】徐渭 黃甲圖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白石老人作品

謝何十三送蟹

黃庭堅

形模雖入婦女笑,風味可解壯士顏。

寒蒲束縛十六輩,已覺酒輿生江山。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李苦禪 芋葉螃蟹 鏡心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張大拙 稻穗蟹肥圖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亞明 丙子(1996)年作 酒蟹圖

偶得長魚巨蟹命酒小飲蓋久無此舉也

宋陸遊

老生日日困鹽齏,異味棕魚與楮雞。

敢望槎頭分縮項,況當霜後得團臍。

堪憐妄出緣香餌,尚想橫行向草泥。

東崦夜來梅已動,一樽芳醞徑須攜。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亞明 佐卮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螃蟹詩

李自成

一身甲胄肆橫行,滿腹元黃未易評。

慣向秋畦私竊穀,偏於夜籪暗偷營。

雙螯恰似鋼叉舉,八股渾如寶劍擎。

隻怕釣鼇人設餌,捉將沸釜送殘生。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齊良遲(齊白石第四子)先生作品

題蟹

鄭板橋

八爪橫行四野驚,雙鼇舞動威風淩。

孰知腹內空無物,蘸取薑醋伴酒吟。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螃蟹詠二首

曹雪芹

桂靄桐陰坐舉觴,長安涎口盼重陽。

眼前道路無經緯,皮裏春秋空黑黃。

酒未滌腥還用菊,性防積冷定須薑。

於今落釜成何益,月浦空餘禾黍香。

鐵甲長戈死未忘,堆盤色相喜先嚐。

螯封嫩玉雙雙滿,殼凸紅脂塊塊香。

多肉更憐卿八足,助情誰勸我千觴。

對斯佳品酬佳節,桂拂清風菊帶霜。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王雪濤 秋味圖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朱屺瞻 作品

螃蟹渾身甲胄

蜘蛛滿腹經綸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1984年作 菊蟹圖 立軸 設色紙本

營私借殼蔽法海

履責舞錘擋悟空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朱屺瞻作品

直走三尺難信步

探戈千裏可橫行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文人們對螃蟹可是情有獨鍾的,寫螃蟹的詩歌,自《楚辭》開始,隨便就能找個幾十上百首。要說的是元朝大畫家倪瓚,他寫了本《雲林堂飲食製度集》,專門講了煮毛蟹和蜜釀蝤蛑(海蟹)的方法。前者是用生薑桂皮紫蘇和鹽同煮,水一開就翻個,再一開,就能吃了。他特別強調,一個人頂多煮兩隻,要是不夠吃,就再煮。特別忌諱煮了好多吃不了,放柴了,就糟蹋了。至於蜜釀蝤蛑,則要先煮,海蟹一旦變色就撈出來,取出蟹腳和蟹身裏的肉,蟹黃蟹膏也取出,單放。先把蟹肉碼在蟹殼裏,雞蛋黃和蜂蜜攪拌後撒上,上麵再鋪蟹黃蟹膏,上屜略蒸,雞蛋一凝固,取出就吃,非常鮮美。

但要是比起李漁來,這些都是小巫見大巫了。據說李漁一頓,能吃掉二三十個螃蟹。這種吃法甚至給他造成了經濟壓力,一到夏天,他就開始攢錢——這筆錢是專門用來買蟹的,被他稱作“買命錢”。李漁對螃蟹之癡狂,無以複加,他稱秋天為“蟹秋”,還要備下“蟹甕”和“蟹釀”,來醃製“蟹糟”——大概就是醉螃蟹吧,是冬天吃的。而操辦這一切的小丫鬟,則被他稱為“蟹奴”。他誇讚螃蟹“鮮而肥,甘而膩,白似玉而黃似金”,是色香味三者的極致,“更無一物可以上之”。後人能與李漁比肩的,可能就是畫家徐悲鴻了,徐悲鴻說過:“魚是我的命,螃蟹是我的冤家,見了冤家不要命。”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唐雲作品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王天池作品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秋風起,蟹腳肥,國畫名家筆下的蟹讓你一飽眼福!

婁師白作品